永平资源遭遇“六连问”


K图 836960_0

  位于潍坊高密市的山东永平再生资源股份有限公司(永平资源,836960),最近可谓祸不单行——继公司2018年财报被“非标”之后,公司于7月底又收到股转系统年报问询函。

  在上述问询函中,监管层围绕预付账款、偿债能力以及存货等方面,对永平资源的年报进行了抽丝剥茧般地梳理。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同样由于对该公司预付款项等存有疑问,审计机构才对其财报出具了非标准审计意见。

  预付款项的商业实质

  不甚明晰

  永平资源主营业务为废旧金属的回收、加工、销售,以及钢雕工艺品的加工、销售。公司定位于“专业的资源回收利用商、回收网络体系建设服务商”。

  股转系统在2018年年报事后审查中首先关注到,永平资源相关预付账款的真实性存疑。年报显示,2018年末,该公司预付账款余额为1.37亿元,同比增长62.45%。截至2018年末,公司1年以内账龄的预付账款余额为8689.49万元,2-3年账龄的预付账款余额为4451.78万元。

  此外,该公司按预付对象归集的年末余额前5名中,对山东新时代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下称“山东新时代”)的预付账款余额为6330.64万元(账龄1年以内),根据年报中对主要供应商的披露,公司2018年度对山东新时代的采购金额为3465.38万元。

  对此,股转系统要求永平资源,结合业务开展情况、公司结转预付账款的时点、外部依据等,说明公司预付账款大幅增加的原因及合理性,并结合采购具体内容说明公司对山东新时代预付账款金额、采购金额均较高的原因及合理性;说明2年以上账龄的预付账款金额较大的原因,预付账款是否真实,是否存在利益输送或费用资本化情形;列示预付账款余额前五名的对象,结合业务联系、合同签订情况等逐一说明产生预付款的原因,是否与公司存在关联关系,是否存在资金占用情形。

  事实上,中兴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之所以对该公司2018年审计报告出具“非标”意见,一大原因便在于其预付款项的商业实质(交易合理性)不甚明晰。在该机构看来,截至2018年底,永平资源预付款项余额1.37亿元,全部为预付采购货款。“审计机构无法对该预付款项的下列方面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预付款项的商业理由及商业实质,以及收货的可行性;预付款项是否在2018年度财务报表中恰当处理,以及对利润表、现金流量表的影响。”

  未实际出资

  却确认投资收益

  股转系统的“第二问”,聚焦于永平资源的对外投资。

  2018年6月,永平资源与盛德路桥建设有限公司共同成立山东盛平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下称“山东盛平”),永平资源认缴注册资本的比例为30%(认缴3000万元),尚未实际出资。山东盛平2018年度实现净利润2591.46万元,公司按照认缴出资比例确认投资收益777.44万元。据悉,自2017年9月起至2018年末,公司共与其他3家公司以合资成立参股或控股公司的方式进行对外投资。

  监管层要求公司结合投资实体开展的具体业务内容、与公司的业务联系、公司资金来源以及杠杆水平,说明公司进行较多对外投资的原因及合理性,并说明实际出资情况;说明在未实缴情况下,按照认缴比例对山东盛平确认长期股权投资及投资收益的合理性及具体依据,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规定;说明公司履行对外投资的决策程序和内控制度是否建立健全并有效执行。

  对此,审计机构也表示,基于现有资料,无法确认山东盛平财务报表的真实性,无法对山东盛平的投资收益是否在2018年度财务报表中恰当处理,以及对利润表的影响获取充分、适当的审计证据。

  受限资产账面原值达1.19亿

  关于偿债能力,年报显示,2018年末,永平资源短期款金额为1.66亿元;货币资金余额为1514.32万元,其中保证金占比94.32%;公司2018年末因融资而所有权(使用权)受到限制的资产账面原值合计为1.19亿元。2018年度,公司的财务费用为1223.25万元。股转系统要求公司,结合正在履行的借款合同、质押合同、担保合同、后续融资安排及未来生产需要的资金等,说明公司是否存在偿债风险、是否会对后续经营产生影响。

  关于存货,年报显示,2018年末,公司存货的账面金额为8990.09万元,同比上年的1.41亿元下降36.04%。公司年报解释为,2018年以来钢铁市场行情逐渐回暖,价格稳中有升,公司及时减少库存、回笼资金。但公司2018年度、2017年度毛利率分别为17.28%、19.40%,呈下降趋势。2018年度,公司未计提存货跌价准备。股转系统对此提出疑问:公司存货为何减少较多,是否与经营情况相匹配?公司期末存货跌价准备是否计提充足?公司成本费用的归集与结转是否与实际生产流转一致?

  关于预收账款,年报显示,2018年末、2017年末,公司预收账款的账面金额分别为1326.30万元、582.72万元,其中,公司对山东银丽金属利用有限公司的预收账款(账面金额为549.55万元)账龄超过1年。公司预收账款增加较多的原因及合理性是什么?对山东银丽金属利用有限公司的预收账款长期不结算的原因是什么?这些,都需要永平资源予以解释。

  关于其他非流动资产,2018年末,公司其他非流动资产中,存在账面价值为1.19亿元的地块仍未取得土地使用权,其中,公司2018年新增1块价值5000万元的土地。股转系统要求公司,说明报告期后土地使用权属证明办理进展情况。

  至截稿,经济导报记者未联系到公司负责人对上述6方面问题进行置评。

  逾23万平方米土地

  未办理使用权证

  股权结构显示,山东三三集团持有永平资源35.59%的股份,系后者控股股东。孙学萍持有三三集团84%的股权,张娟持有三三集团16%的股权。孙学萍直接持有挂牌公司2980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28.04%,孙学萍、张娟共同控制挂牌公司63.63%的股权。同时孙学萍担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实际控制公司的经营管理,孙学萍、张娟系夫妻关系且已签订一致行动人决议,因此孙学萍、张娟为公司的共同实际控制人。

  据财务数据,2018年度,永平资源实现经审计的销售收入5.39亿元,同比增长31.25%;净利润4410.21万元,同比增长24.60%。公司在报告期内专注建立健全多品类全渠道回收体系建设的不断推进,规模效益逐步显现。但是,公司的期间费用随着新增扩展业务的增加而增长:报告期内管理费用、销售费用、财务费用合计2933.97万元,同比增长20.11%。

  截至2018年底,公司短期借款余额为1.66亿元,应付票据余额为3866.06万元,资产负债率为51.55%,且为非关联第三方提供担保余额为2070万元。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该公司位于高密市胶河疏港物流园的再生资源循环利用项目,已取得部分土地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尚有23.17万平方米土地暂时无法办理土地使用权证。公司已为该部分项目用地缴纳了土地征用款等相关费用,因工业项目建设用地指标暂未落实等原因,暂无法办理该部分项目用地的国有土地使用证。“公司面临相关土地被收回、地上建筑物被确认为违建,现有相关经营场所不能继续使用的可能,进而对公司的持续经营产生不利影响。”永平资源坦言。

(文章来源:经济导报)


温馨提示:肌市有风险,入行需谨慎!
郑重声明:18投资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